0898-08980898

正厅级女贪官权色交易曝光:与多名男性发生不正当关系

首页 > 万和城 > 行业资讯

2015年7月15日,云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党委原副书记、原主任罗敏接受组织调查,为十八大以来云南落马的第一个正厅级女贪官。

2017年6月6日,云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原党委书记、理事长万仁礼接受组织审查,为该单位继罗敏之后落马的第2名正厅级干部。

2018年5月11日,根据云南省监察委员会决定,云南省公安厅发布A级通缉令,对西南林业大学原党委副书记、校长蒋兆岗进行通缉。这是省级监察委员会成立以来全国首例应监委要求发出的通缉令。5月30日,在通缉令发出20日后,蒋兆岗被公安机关抓获。5月31日,接受监察调查。

蒋兆岗、万仁礼、罗敏被人们视为农信社的“三驾马车”。在他们身后,是资产总额突破1万亿元的云南省第一大金融机构。至此,云南省农信社所谓的“三驾马车”悉数落马。

正厅级女贪官权色交易曝光:与多名男性发生不正当关系(图1)

通过梳理发现,这三人均与云南省农垦总局规划统计处原副调研员(中共云南省委原常委、秘书长)曹建方有关系。

公开报道显示,2016年1月,云南省委原常委、秘书长曹建方因严重违纪,受到开除党籍处分,降为副处级非领导职务。

2019年1月2日,曹建方因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巨额财物,涉嫌受贿犯罪,经云南省监察委员会会议研究并报中共云南省委批准,决定取消曹建方退休待遇;收缴其违法所得;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所涉财物随案移送。

01 “枕边人”罗敏

罗敏1998年转业到云南省财政厅工作,6年间,从企业处科长升至处长,2011年提拔为云南省农信社副主任,两年后升任主任职务。从战火中走出的少校军官,到44岁的女厅官,她的一路成长,仿佛都笼罩在光环之中。

办案人员说,“罗敏之所以能够进行权力寻租,进行权钱交易,她首先就是通过权色交易获得相应的职务,为她的权钱交易铺平了道路。”

通过权色交易,她让自己的“行情”水涨船高,被包装成名噪一时的“能人”。从省财政厅的实权处长,到云南省农信社的高层主管,手中掌握的权力越大,她进行权色、钱色交易的筹码越大。

据调查,罗敏在和主管领导曹建方保持了十余年情人关系的同时,还与其他多名男性发生和保持不正当两性关系。利用手中的职权,给她的所谓商人“男朋友”在获取财政补助工程项目、办理贷款等方面提供方便,并从中获取巨额利益。

据悉,罗敏大肆敛财的时期主要是发生在省财政厅企业处担任副处长和处长期间。因为她的职权影响力很大,很多民营企业的业主,通过各种方式给她送钱、送礼。

“自己淡化了自己作为在岗位上的职责和本身服务的界限,好像他给我是应该的。其实,如果你没有这个权力,他为什么要给你。所以,在这个过程中,自己其实并不那么清醒,没有及时制止这种行为。”罗敏说。

2015年7月15日,罗敏接受组织调查,为十八大以来云南落马的第一个正厅级女贪官。

0 2 “马前卒”蒋兆岗

云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原党委书记蒋兆岗还有一个“大名鼎鼎”的称号——“落跑校长”。2018年5月11日,云南省公安厅发布了全国首例应监委要求的A级通缉令,对蒋兆岗进行通缉。20天后,蒋兆岗被抓获归案。

2011年,在农信社机构换届调整中,罗敏和蒋兆岗在同一个政治“靠山”曹建方的“关心”下,如愿进入了农信社高层领导岗位。所不同的是,之前,他们一个是“枕边人”,一个是“马前卒”。

在蒋兆岗担任了省农信社党委书记后,他一边继续攀附权贵,在工程建设、干部任用、职工招录等方面对曹建方唯命是从,甘愿成为其谋取私利的工具。另一方面,则效仿其做法,在农信社安插亲信,进入重要岗位,树立自己的小山头、小圈子,完成利益输送,成为省农信系统政治生态的污染源。

“把他当做了太上皇,对曹建方授意的、暗示的,哪怕是使个眼色,我就奋不顾身,慢慢的,在这个染缸中染出来,颜色就变了。我从变心到变节到变质了。”蒋兆岗说。

为了延续蒋家香火,他长期包养情人,生下私生子,并通过情人大肆收受巨额财物。

办案人员说,“蒋兆岗的腐败行为,是集政治腐败与经济腐败为一体。在我们对蒋兆岗立案审查以后,就发现蒋兆岗违反了‘六大纪律’和‘八项规定’,并涉嫌受贿、滥用职权。”

云南省巡视组分别于2015年、2017年两次对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展开巡视工作,发现2017年比2015年的问题更为突出。其中,“三重一大”决策制度形同虚设,党委纪委成立至今12年未换届。规章制度只是白纸黑字,权力未真正关进制度的笼子里。

0 3 受到刺激的万仁礼

万仁礼2004年参与云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的筹备工作,被任命为省联社党委委员、副主任。45岁的他走上了副厅级领导干部岗位,在省农信社工作十三年间,他也曾和全体干部职工一起共同创造了云南农信的辉煌。

“某种程度对党的信任不够,本来我不去弄这些东西,党也会安排我,很有可能我认为,因为党需要我这样的干部来干。”万仁礼说。

万仁礼在自述中写道,“时任副省长的曹建方带队组织一个出国考察团,我们省联社安排了两个名额,并且指定由时任党委书记蒋兆岗和副主任罗敏参加,这让我受到很大的刺激。于是,我就想我自己哪些方面没做好,同领导的关系不如别人?”

把追求职务晋升作为实现人生价值的强烈愿望,让万仁礼开始迷信“潜规则”,想方设法攀附权贵,谋求升迁。为了寻到“靠山”,万仁礼多次向分管领导时任副省长曹建方、时任省委书记白恩培送钱送礼,甚至还听信某些老板能够帮他说上话而主动送上礼金。

在万仁礼对上攀附、一路升迁的同时,他也成为农信社一些想谋求升迁调动的下属攀附、讨好的对象。

办案人员说,“万仁礼在任职的十三年期间,他所收受(下属)的礼金几乎覆盖了全省农信系统。在他2017年被立案审查的前两年,他先后与51人收发共139条非正常程序的信息,利用自己的职权,为30个人的工作安排和调整说情、打招呼。”

在万仁礼等领导干部的“示范”效应下,省农信社系统内部收送礼金、礼品一度成风,甚至形成“信封文化”。

0 4 滥用职权恶果多

蒋兆岗、万仁礼等人滥用职权恶果之一就是位于昆明城市核心区北京路置地广场的“烂尾楼”。

为给特定关系人和自己输送利益,他们不顾及基层实际和群众意愿,强力推进项目上马。由于开发商资金链断裂停工至今,一个标志性工程变成了烂尾工程。

在蒋兆岗、万仁礼、罗敏三人主管期间,在他们的直接干预和插手下,云南省农信社像这样“买贵了”“买多了”“不该买”“买出风险了”的项目比比皆是。在给国家集体公共财产造成巨额经济损失的背后,是不可告人的黑色利益。

0 5 枉顾党纪国法悔之晚矣

“你不能抵制这种不合理的金钱,迟早都要出问题的,都要犯罪的,我现在的认识就是这点。”——万仁礼

“这种付出的代价是巨大的,是没有办法用时间、用金钱、用地位来弥补的。我觉得人生起码的追求就是自由,你连自由都没有,其他就无从谈起,没有意义。”——罗敏

“我就是忘了初心,给云南政治生态这个蓝天白云,这一片天空捅了个大洞,给党抹了黑。”“我万分后悔。”——蒋兆岗

“三驾马车”脱缰,在违反党纪国法的道路上,越行越远。如果这三人当初能够把好“用权方向盘”,系好“廉洁安全带”,或许可以在人生的道路上行稳致远。

来源:警眼看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