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98-08980898

别在吃苦的年纪选择安逸:你以为已足够努力,其实只是看上去而已

首页 > 万和城 > 工作动态

你想选择过什么样的人生,就要付出什么样的努力。

每天下班,我都要坐一个多小时的地铁,再步行十几分钟才能到家。一路上受到拥挤的折磨,再加上一整天的工作,让我到家时都直接瘫在了床上,动都不想动一下,有时候连晚饭都不想吃。

我猜想很多人都会和我有同样的感受。

其实,你之所以心慌,并不是因为你不如他们,而是你终于意识到,你根本没有他们努力,你没有为自己竭尽全力。

每天早晨,当你匆匆忙忙在将要迟到的那一刻跨进公司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有些同事早已经开始工作很长时间了?在你每天晚上回到家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这时候你的朋友有可能还在公司加着班?甚至在坐地铁的时候,你在看着娱乐节目、打着游戏,而坐在旁边的人却在看着书、背着单词、听着讲座。

你觉得自己足够努力了,其实你只是看上去很努力而已;你之所以没有成功,其实只是因为你并未最大限度的发挥自己的才能。

我是个相对沉闷的人,一般从来不主动与别人打招呼,除了工作关系以外,也很少结识陌生人。

身处北京这样的大城市着实不易,每天要忍受各种各样的麻烦,每天天不亮就要起床,晚上很晚了才能回到只放得下一张床的租来的房间,怎么可能不辛苦?怎么可能还有精力做别的事情?

我们自以为已经非常努力了,机会来到身边时却依旧抓不住——工作好几年,依旧连个卫生间都买不起。看着身边的同事、朋友一步一个脚印越走越远,心里不由得慌了起来。

与H是在去年辞职之后认识的。

那时候我正在做着考研究生的春秋大梦,很多事情不是很了解,于是加了一个考研群,想咨询一些事情。H就适时地出现了,互相加了好友之后,我们聊了几次就像是老朋友一样了。我接触网络也有很多年了,而他几乎是我到现在为止认识的唯一一个陌生人。

有一天晚上,我看不进书,心里憋闷,想找人倾诉一下,又不想让周围的人知道,便厚着脸皮打扰了他。听完我无病呻吟后,他跟我讲了他的一些事情。

他出生在广西的一个小山村,到最近的城市来回也要四五个小时——先骑十几分钟自行车到山口的公路旁,再坐半个多小时的公交车到镇上,到镇上之后再坐一个小时左右的公交车才能到达市里。

他是家中老大,还有一个弟弟和妹妹,从小家里就很穷,所有的收入都来自于家里那十几亩山地和父亲平时打猎、采药材卖的钱。

别在吃苦的年纪选择安逸:你以为已足够努力,其实只是看上去而已(图1)

说到这,他给我发了一个害羞和冷汗的表情,说:“记得小时候,有好几次我跟着妈妈到邻居家里去借米。当时感觉不到什么,懂事之后每次想起我妈难堪的表情和邻居趾高气扬的神态,总有种说不出来的辛酸。”

“大了一点后上了小学,爸妈识字不多,每天还要下地干活,学习只能靠我自己。那时候也不知道哪来的自觉性,反正就觉得学习是件非常好的事情,所以我基本上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了学习上。”

“听我妈说,有时候我说梦话还想着学习呢,一度认为我癔症了。以前那些小伙伴见我天天课本不离手,都觉得我是个怪人,也不愿意和我玩了,正好我也落得清静自在。”

小升初的时候,他以全班第一的成绩考到了镇上最好的中学。镇子离他家很远,只能住校。为了省钱,他一个月才回家一次。周六的时候,他爸会将打来的野鸡、野鸭和采来的药材拿到镇上卖,顺便给他带来接下来一周的粮食——几斤米和腌制的小菜。

上了初中,他看到了很多以前没有看过的东西,知道要想改变自己的命运,就要更加刻苦地学习。所以,当别的同学都在玩耍甚至谈恋爱的时候,学习永远都是他唯一的事情。

为了节省家里的开支,从初一下学期开始,他就想办法去做兼职,可那时镇上哪需要什么兼职啊?

在学校门口开小商店的老大爷看他家庭困难又刻苦、上进,就让他每个星期天过来帮忙,一天五块钱。这让他求之不得,要知道,那时候他一天才花六角钱——吃饭五角、打开水一角。

初中时,他依旧没有什么朋友,开始时他有点自卑,他第一次知道原来人与人之间的差距这么大。当然,这种差距更多的是物质条件上的,可即便是智商方面,他也并不比别人强——他稍微松懈一点,学习成绩就会下滑。